优质成化十四年编剧署名有争议?

DNF的老村长
DNF的老村长
864次浏览
2020-04-28 14:52:51
  • 青年编剧方怡(昵称依依Heily)在微博发布万字长文,控诉她参与了电视剧《成化十四年》的初稿创作,但最终并未得到署名,也未能和剧方取得联络,该长文引发热议,史航、谭飞等编剧相继转发。

    随后《成化十四年》正式签约编剧发文回应称,该青年编剧曾短暂参与过前期剧本工作,但因缺乏经验,剧本最终并未采用,且其早已获取相应报酬。在发布长文的当天,当事人方怡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,详细阐述了她长文控诉背后的愤怒与失落,并解释了没有签合同、剧本已被颠覆修改等细节,“我只想知道,我这一年的努力去哪儿了?”4月23日,《成化十四年》剧组方面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,表示,“《成化》片方不背这个锅,片方尊重每一位与我们签约的创作者。”

    方怡:没签合同,小编剧不敢提要求

    新京报:在文中你提到,在参与项目前,编剧工作室的X哥口头承诺你《成华十四年》会给你署名“编剧助理”,但你没有提签合同和稿酬,主要原因是什么?

    方怡:很多网友认为我是傻白甜,没有法律意识,但不是这样的。《成化十四年》项目这么重要,没有签合同真的是因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也是现在青年编剧都会遇到的问题。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能参与这么大的项目,真的是好机会,多多少少还是认为对方在提携你。这个时候你的心理会天然处于弱势,觉得不应该再提更多的要求。如果我要求必须签合同,我担心会不会得罪他们?

    很多青年编剧不是没有法律意识,是不敢。大家刚入行,在接这种重大项目时,根本就不会要求按劳分配,或者把所有东西书面化。但是事实证明我错了。在一开始就应该表明态度,不然到最后可能你都没有一个说法。

    新京报:之前和片方就署名权或者剧本取得过联系吗?为何都是工作室与片方沟通?

    方怡:从头到尾我和片方的连接是完全被切断的。我不觉得切断问题很大,因为我后来做一些商业项目,也会带一些学生。资源和项目都是我接的,肯定是我来主导。但不同的是,我跟甲方签合约时会提前告知,我有一个编剧助理。然后再跟这些小朋友以我公司的名义签另一个合同。

    新京报:《成化十四年》的成片里,哪些情节和台词与初稿一致?

    方怡:说实话我没有看成片,因为播出当天我看到没有我的署名,就直接崩溃了。署名并不应该只看成片采用了多少,署名也是我劳动成果的认定。那是我一年时间的劳动成果。我现在想去争取的,也不是去比较我的剧本跟现在剧本有多少一致,多少区别。现在很多网友说降值男主,升价女主,包括吐槽一些情节,我看了之后也很心痛。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打磨了一年半甚至两年的版本(我是第七稿之后走的,后来他们又打磨了很久)被他们推翻。而且当时前期有一些平台反馈也都还不错,这样的情况下,片方拍摄前期开始突然颠覆性修改。当然,我只保留我的看法,片方可能有复杂的考量我不知道。

    新京报:你认为你之前的剧本对现在剧本起了奠基性的作用?

    方怡:这是一定的,因为导演方的编剧来修改剧本,他们肯定也是看了我们的原剧本的。不可能说(现在的剧本)没有任何初稿的东西;即使完全不一样,我也坚决认为我的剧本对他们是有贡献的。制片方的编审看了我这么多稿件,当时版本中出现过的问题,是不是后来他们就自然规避了?这也是我坚持我应该得到署名的原因。

    新京报:当时离开团队的时候,有跟团队商量吗?

    方怡:我确实当时是做了去北京的决定之后再告诉他们的。这点我承认是我考虑不周,可能对他们情感上有一些伤害。但我的走,并不意味着我中途抛弃项目。当时他们没有告诉我片方要再改,大家都默认为阶段性结束了。

    新京报:没有署名,影响到现在公司对你的能力认定吗?

    方怡:非常影响。现在我们公司招编剧或者找合作方,第一件事也是先把简历上写的作品翻看一下,看看片头片尾有没有署名。如果没有署名,潜在的工作机会可能怀疑我简历造假。我之所以曝出来也是想为自己发声。

    《成化十四年》编剧回应方某未在主要编剧带领下参与工作

    在方怡发布长文之后,《成化十四年》的签约编剧程曦,疑似方怡文中的“X哥”,发布声明回应此事。他表示,该剧最终剧本是由五位已经署名的编剧共同创作,署名方式和署名内容符合签署的《编剧协议》约定,符合影视行业惯例。此外程曦表示,方某(方怡)短暂参与过前期剧本工作,但因缺乏经验,所参与的十一集剧本均是在其他编剧带领下一字一句修整,属于辅助工作,且剧本最终并未采用,方某也未参与此后多轮剧本重大修改和初稿定稿工作,更未参与最终定稿。

    程曦强调,方某并非《成化十四年》签约编剧,也并未在他带领下参与过《成化十四年》的编剧工作。

    方怡猜测该剧涉及多个编剧、多个团队,相互之间都希望自己的贡献度更高,排在更靠前的位置,其中难免产生竞争。“总不可能一部剧里,编剧就打两页纸那么多”。小可称,“纯新”编剧有时甚至没有“资格”争取署名,因为署名的前提至少是项目靠谱。他遇到过不少写完剧本大纲或已经写了几集,项目突然黄了,稿酬一分拿不到,更别提署名,“项目黄了,在甲方眼里你就是没有劳动成果,就算你签了合同也没用。”小可说,目前大多数编剧合约对解约条款都只有一句话,甚至干脆没有;等写了一部分了,合作进行不下去的时候,谁能提出解约、能不能署名、给多少稿费等都没有明确约定,导致了很多编剧和片方都很难做。